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建设,任重道远

 时间:2020-05-09   发布:中仓登   


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常务副会长 沈绍基


      存货是社会的资产形态之一,是广大中小企业的主要资产形态,而仓单是存货的提取凭证与产权凭证。因此,充分利用存货(仓单)作为担保品来开展融资,是目前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有效途径之一。我国存货担保融资起始于1999年,2007年发布的《物权法》促使存货融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自2012年“上海钢贸案”以来,存货融资业务进入调整与规范化建设阶段。

      按国际惯例,存货(仓单)融资有两种基本规制:一是不同控制程度下的存货(仓单)融资;二是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下的仓单融资。针对“上海钢贸案”等反映出我国存货融资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在商务部、银保监会以及人民银行的指导下,为推动担保存货管理的规范化发展、健全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以下简称“中仓协”)和中国银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银协”)以及其他相关协会,借助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IFC)提供的知识体系,经过10年时间已基本建立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的行业自律机制,目前正加快建设全国性可流转仓单运营管理体系。但距离真正实现完善的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还有很大差距,可谓任重而道远。

一、基本建成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行业自律机制

      开展三方协议下存货(仓单)融资的前提与核心是,界定三方的责权利,防控与化解担保存货的管理风险。10年来我们初步建立了以法律与标准为依据,以咨询培训、会议研讨与标准化评价、责任保险为手段,以公共管理信息平台为依托的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行业自律机制。

(一)制订与实施两项国家标准,明确责任

      两家协会以《合同法》相关规定为依据,组织起草了《仓单要素与格式规范》(GB/T30332-2013)《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规范》(GB/T31300-2014)两项国家标准,并分别于2013年、2015年经由国标委颁布实施。“仓单”是国际物流界通行的概念,我国1999年修定的《合同法》中“仓储合同”首次引入“仓单”一词,但在物流实际工作中却很少见到“仓单”。仓储企业与货主之间交接货物一直沿用“入库单”与“出库单”,且没有统一规范的仓单格式。期货交易在我国产生后,特别是货物质押贷款业务兴起以来,“仓单”才在这两个领域较普遍地使用,但也没有全国统一规范的仓单格式文本。

      《仓单要素与格式规范》国家标准,结合中国实际情况与国际通行标准,将法律概念“仓单”明确为“可流转仓单”和“不可流转的普通仓单(入库单)”。普通仓单(入库单)是由保管人向存货人出具的不可转让的存货提取凭证。可流转仓单是可以经仓单持有人背书和货物保管人确认后依法转让的产权凭证。该项标准解决了法律概念与实际单据脱节、“仓单”概念混乱的问题,弥补了信贷机构可接受的标准仓单空白。

      《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规范》国家标准,依据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企业对仓库控制权的不同,借鉴国际惯例,将担保存货管理区分与界定为“监管”与“监控”两种方式,并明确了不同的管理责任,并与《合同法》衔接,明确界定“监管协议”即“仓储合同”,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企业对担保存货实施唯一、持续、明示的占有、保管和控制的管理方式;“监控协议”即“委托合同”,受贷款人的委托,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企业对担保存货进行核实与报告的管理方式。该项标准解决了我国现实中长期存在的借款人、信贷机构、第三方担保品管理公司三者之间责权利不明确的突出问题。

      为了贯彻实施两项国家标准,两家协会还在IFC的帮助下,组织相关信贷机构、担保存货管理企业及相关专家共同起草了“担保存货监管协议(CMA)”和“担保存货监控协议(SMA)”示范文本,主要解决信贷机构与管理企业签订协议的责任界定问题。

(二)通过标准化评价与公共管理平台,加强行业自律

      为了规范担保存货管理企业的行为,两家协会依据两项国家标准,共同组织制定《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企业资质评价办法》,共同组建“全国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企业资质评价委员会”,已有近100家企业取得标准化管理资质。支持相关企业开发与运营全国担保存货公共管理信息平台,要求取得标准化管理资质的企业在线管理担保存货。

(三)组织会议研讨和咨询培训,推动能力建设

      2010年,中仓协、中银协联合召开中国金融仓储高峰论坛;自2013年以来,中仓协、中银协和IFC每年召开一届“仓储融资与担保品管理国际研讨会”,旨在将存货融资和担保品管理方面的国际先进经验引入中国,共同探讨热点和难点问题,以推动行业的规范化发展。此外,银监会、IFC和中仓协还开展了一系列的技术性培训。

(四)推动实施“专业责任险”,化解风险

      担保品管理行业在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需要有专业责任险的,不然担保品管理公司本身也将存在风险。目前中仓协与中银协、IFC、中保协及相关机构,共同起草保险协议示范文本。

二、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的框架与建设措施

      根据世界各国仓储融资的经验,相对于以签署三方协议为前提的存货(仓单)融资,建立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及在该“体系”下的仓单融资,由于信贷机构的大部分担保品尽调工作、对存货的控制、违约处置等都是以社会化的方式由“体系”集中进行,可以见“单”放款、凭“单”提货,信贷人的信心更高,仓单融资的效率更高,更有利于广大中小企业快速融资;仓单可以流转(融资或转让),但货物可以不动,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对商品的存放、分级、计量要求更高,有利于促进商品的存放标准化、计量标准化,也可提高产品质量和降低商品损耗。因此,在基本建成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行业自律机制、并持续完善的同时,很有必要逐步建立全国性可流转仓单运营管理体系,以支撑更广泛、更快捷、更规范的仓单融资。

      一个健全的全国仓单运营体系是有专门的《仓储法》或《仓单法》作为依据与保障的,通过法律对仓单出具人的资质、仓单生成机制、仓单产权登记、仓单的流转等作出规定。目前我国虽然没有专门的《仓单法》,但建立“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的法律基础也已存在:《合同法》中规定了仓储保管人、存货人的权利义务以及仓单的转让;《物权法》明确权利凭证可以质押;《电子签名法》允许文书的电子签名;《电子商务法》也规定了数据电文交易的规则。自2018年以来,两家协会通过收集翻译国外资料、开展国际研讨、并组织国内外专家反复研究论证,仓储、金融与实业界形成广泛共识:为了适应与满足我国中小企业动产融资特别是仓单融资发展的急迫需要,以现有法律为基础、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逐步建设“全国性仓单运营管理体系”是必要的、可行的。为此,中仓协、中银协将从四个方面联手打造这个体系:

(一)组织制订《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建设规范》团体标准

      以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本着行业自律的原则,由业内的相关主体形成共识,共同组织制订团体标准《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建设规范》(以下简称“《规范》”),按行业自律机制共同遵守执行。目前已经形成《规范》(征求意见稿)。按照《规范》,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将由全国唯一的仓单产权登记中心、若干个电子仓单运营平台、广大数字化仓库与仓储企业以及相关质检、计量机构组建。《规范》规定了仓单登记平台、仓单出具人(仓储企业)及仓库、仓单运营平台、商检、计量等主体的条件、功能与责任,各主体之间的关系与运作流程以及标准化评价、稽核与监督机制。

(二)推动物联网技术的创新应用,保障仓单的真实性、可视化与不可更改

      科技是解决技术控货的关键钥匙,随着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北斗与5G技术的发展,我们已经有了更先进、更便捷、更低成本的技术手段,更有利于打造实时、可信、风险可控的数字化控货平台。在全国可流转仓单体系中,如何构建仓单的信用,是重中之重。物联网技术,实现了“人、货、工具、环境、系统”的全方位感知,加速了仓储货物的感知水平;区块链技术,是构建数字信任的技术,实现了监管数据的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智能合约,提升了可流转仓单体系的可信水平;人工智能技术,实现了人脸识别、货物识别、工具识别以及反欺诈技术,提高了智能风控水平。人可以通过刷脸、定位等技术实时跟踪;货物可以通过电子围栏、智能摄像头、温湿度传感器、RFID、数量测量仪等技术实现安全、品质、数量等全方位监管。同时,通过北斗定位技术实现工具定位跟踪;通过大数据集成技术,集成环境数据与现有仓储系统数据,实现出入库等数据集成。

(三)建立仓单产权登记平台,保障货权的真实性与仓单的唯一性

      两协会10年来推进存货融资体系基础设施建设,结合当前存货(仓单)融资市场的需求,借鉴国际最佳实践,需要建立整个体系的核心—— “仓单产权登记平台”。该平台是全国的、权威性的、唯一的,是全国性可流转仓单的产权登记和查询的公益性平台,也是进入本体系的合格的电子仓单运营平台、仓单出具人、仓单出具人的仓库、第三方质检与计量机构、现场稽核人员、金融机构、交易方的集结站,登记后的仓单可以产生全国唯一的识别码,该登记平台可以提高电子仓单登记事项的标准化,提高电子仓单登记事项的可追溯性。组建全国性的仓单登记平台,既需要国家和行业协会的主导与组织,也需要相关地方政府的支持和参与,两家协会目前也正在筹备成立“中仓协仓单信息登记服务有限公司” 。

(四)组建行业联盟,保障体系落地建设与运营

      体系的建设涉及信贷机构、广大仓储企业、电子仓单运营平台、商检、计量等机构,中仓协、中银协与中小企业协会、中保协等相关行业组织形成开放性、协作性的联盟,积极推动实施行业标准、加强风险控制、为企业提供行业咨询、解决方案、落地指导等工作。同时发挥联盟的纽带作用,构建体系内各个主体各负其责、互相交流、相互合作、相互制约的自律机制。下一阶段,中仓协与中银协将在《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建设规范》团体标准的规范下,成立技术专家委员会与法律专家委员会。

三、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的建设,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共同努力,任重而道远

      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建设,都是为存货(仓单)融资服务的,但健全存货(仓单)融资服务体系并良好运行仅仅靠我们两家协会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全社会,需要党、政、产、学、研的共同努力。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克服2012年以来在业内弥漫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恢复对存货融资业务的信心。要广泛宣传、推广并坚信已建成的担保存货第三方管理行业自律机制,同时加快建设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

      国务院已经明确提出“支持存货(仓单)融资”这一总的原则性政策,而这非常需要金融、保险、商务、工信等主管部门出台具体的支持政策与具体规则。在没有专门的《仓单法》的情况下,也非常需要最高司法机关对《合同法》、《物权法》等现行法律的有关规定进行必要的司法解释,对相关主体的行业及责任进行细化明确。

      相信在行业组织的行业自律机制以及国家主管部门的指导、支持、授权的合力推动下,存货(仓单)融资的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能够进一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促进我国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

请关注
了解"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
请关注
用户评论
版权所有:中仓协仓单信息登记服务平台 京ICP备1601086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