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E:作为现货交易平台如何打造标准化仓单资产体系

时间:2020-05-09   发布:中仓登 


 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ME) 王珑韡


一、大宗商品产业客户融资难的问题背景

       我国实体经济市场长期面临金融与实体脱节的难题,一方面大量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另一方面银行和金融机构找不到优质安全的资金投放目标,资产荒现象严重。我国的实体产业基础决定了市场上有大量底层现货资产流转,本来是开展基于动产和货权的贸易融资与供应链金融的有利条件,但一直未能真正开展起来。

       分析这个状态的主要原因,其一是商品现货资产缺乏真实性、安全性和流动性保障,底层资产大多以场外非标准规格的形式存在,在交易、仓储、交收等流转环节中无法达到银行和金融机构对于风险控制的要求,类似“青岛港”和“钢贸危机”事件时有发生;其二是缺少商品现货的价格基准,使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开展贸易融资和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过程中无法有效评估资产价值;其三是受到分业经营限制,内地商业银行可经营的商品实物仅限于贵金属,对于其余大宗商品品种,内地商业银行尚未大规模开展相关的金融服务和自营交易,与境外同业相比,内地商业银行参与商品市场的广度与深度都存在不足。

       由于存在主体信用不足、底层资产不标准、底层设施缺失、操作环节复杂等实际原因,并且我国也缺少具备公信力的全国性商品现货交易所,无法提供满足金融风控要求的基础设施服务和行业标准规范,导致大量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贸易商始终面临无法获得有效金融支持的难题,以银行为代表的主流金融机构从未真正进入大宗商品行业,导致了几十万亿元规模的商品融资市场无法从正规的金融机构获取融资服务,行业融资成本始终居高不下。

4.jpg

二、QME的设立及现货交易平台搭建

       国内商品市场的发展一直聚焦于商品期货等带有投机属性的商品衍生品,而真正服务实体产业的商品现货市场发展严重滞后,短板突出。本应由交易所扮演重要角色的现货交易、交割和实物结算、供应链金融等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市场功能长期缺失,导致中国内地的基础产业和消费优势无从发挥。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以下简称“香港交易所”)集团自 2012 年全资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之后,于2016年4月在深圳前海合作区开始了前海联合交易中心项目的前期筹建工作,作为其全球商品市场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以切合国内市场和实体产业对于全国性商品现货平台的现实需求。2016年10月11日,深圳市人民政府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向项目发起的主要股东香港交易所集团及代表深圳市政府出资的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金控”)下发了《关于批准深圳前海联合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筹建的函》,同意两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ianhai Mercantile Exchange,以下简称“QME”)。

       经过逾四年的探索布局,QME已确立了由大宗商品现货起步、实践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方向,将坚定立足前海自贸区的“先行先试”,通过交易所业态的创新探索,补齐内地商品现货市场的短板,为实体产业链企业提供打通境内外的商品仓储、交割、结算等现代供应链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利用物联网、智慧识别和区块链等前沿科技打造连接金融与实体的标准化资产体系,并与同为香港交易所集团旗下、长期作为全球大宗商品重要的美元定价中心的LME形成东西呼应,分阶段将QME建成为全球大宗商品重要的人民币定价中心,有力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和制造业强国建设的国家战略。

       目前,QME除了协助形成基于实际成交的商品现货价格基准,正着力打造创新的仓储科技体系,把物联网、智能识别及区块链等最新技术应用于交易交收以及仓储物流等实体贸易的各个环节,通过科技赋能和系统对接实现商品现货全生命周期的透明化及可追溯,发挥要素平台功能,以真正市场化的方式为实体行业提供建设标准化资产体系急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作为现货交易平台,QME在市场上的重要优势便是作为各方均能接受的中立方,协同厂商,牵头生产、加工、贸易和终端消费企业以及仓库、物流企业、保险公司和银行金融机构等共同构建科技应用体系,通过统一的管理标准及技术标准的可信性高的仓单资产体系,将传统的商品流通现货转化为优质安全、可直接穿透至底层并且具备良好流动性的短期资产。

       这样一方面可推动银行和金融机构打通在可靠风控条件下支持实体的重要途径,协助企业特别是在传统信贷逻辑下很难获得融资的中小企业和贸易商解决资金链的后顾之忧,使企业能够专注于技术研发与产品迭代升级,有助于提升中国内地实体制造业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实体企业将能够借助有公信力的现货交易所生成和背书的仓单体系大幅提升生产周转和资金运营效率,并向银行和金融机构源源不断输送基于实体经济活动和真实贸易背景的可证券化底层资产,在当前金融去杠杆和资管新规的背景下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

5.jpg

三、QME的仓单资产

1)数字化仓库改造

       仓储机构是商品存储确权的载体,在仓库部署物联网传感器设备,可以为货物真实性与货权唯一性提供保障。物联网传感器设备,需要纳入部署在云的统一管理平台管理,保证设备身份认证信息可靠、设备心跳数据正常、采集数据不被篡改,建立可信的传感器网络。可信物联网方案使用技术对于商品货物进行持续监控,降低人为监控产生的不稳定因素,为仓库信用提供更强力的背书。

       使用安全工业网关连仓储机构传感器与云端物联网管理平台,确保数据链路的保密性与可靠性,底层加密机制确保互联网上传输传感器数据的安全性,有效降低仓储机构部署传感器的成本及门槛,促进平台化。物联网管理平台使用组装式设备注册方式,设备第一次注册使用其指纹信息便会被记录,后续停止监控、替换、更新等操作会被记录下来,确保可信的设备接入。同时,物联网平台提供成熟的用户管理及访问权限管理,不同批次商品对应不同传感器,仅允许利益相关方访问相关传感器数据,并提供更加完善的数据解析算法,确保传感器对于商品持续监控的有效性和可信性。

       管理平台会根据利益相关方要求,存储历史传感器数据,或转发实时视频服务机构的内部管理需要。物联网平台保证系统性能和容量,以较低成本让众多的设备共享到网络中。管理平台允许客户自定义传感器报警阈值,自定义风险控制标准,使用机器执行监控规则,降低人为干预比重,降低人工操作风险,增强仓储生态的可信性。

6.jpg

2)区块链开放生态

       QME推动打造仓单2.0开放生态,通过科技对仓储物流领域进行升级,并与银行、保险实现系统打通,为业务闭环提供基础。借助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两个问题,一是QME自身数据被认可问题;二是物联网设备信息的有效性及其自身的安全性问题。同时,可以在建设一个共同的平台进行多方数据的交叉验证。

       仓库智能物联网的建设,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信息准确性、货物真实性及货物安全性的保障,从而逐步通过科技赋能的方式降低对于仓库主体信用的认定。区块链仓单平台的建设,推动仓单资产生成与流转环节的可信化,推动生产要素流转的信息平台,降低要素流通环节的壁垒与成本。QME仓单保险,作为技术手段的补充,进一步加强了信息准确性、货物真实性及货物安全性的保障,对于金融机构等风险要求较高的参与方而言,可以很好的覆盖尾端风险。

       物联网和区块链技术为平台建设提供坚实基础,面向数十万级别实体企业节点与贸易企业节点提供技术支撑。物联网平台需要开放兼容各种传感器网络,形成结构化数据输出结果,并提供高效的视频等传感器数据及高效、高容量的存储系统。区块链平台支撑大容量的节点覆盖,确保数字资产安全性及隐私保护等。

       仓单2.0开放生态将改革传统要素流通方式,推动数字化平台经济加速发展。一方面促进产业信息与金融机构互联互通,推动金融资本服务实体经济,降低全产业链整体融资成本。另一方面推动产业链资源配置方式,依赖于产能竞争和价格机制带来的资源配置,推动建立即时生产型资源配置方式,以平台生态再分配产业链收益。最终,为中国制造业实现规模平台经济打下基础,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请关注
了解"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
请关注
用户评论
版权所有:中仓协仓单信息登记服务平台 京ICP备1601086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