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专家:以存货(仓单)为基础资产形成担保物权的法律体系梳理

 时间:2020-05-09   发布:中仓登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董学立

      

      受会议指派,我就《中国民法典草案》中的“以存货(仓单)为基础资产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体系”,分三个方面梳理如下:

一、《中国民法典草案》有关法律条文

      首先看一下《中国民法典草案》中以存货(仓单)为基础资产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条文:

    (一)《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二编物权第四分编担保物权第十七章抵押权第一节一般抵押权中的有关条文:

      第三百九十六条 企业、个体工商户、农业生产经营者可以将现有的以及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抵押财产确定时的动产优先受偿。

      第四百一十六条 动产抵押担保的主债权是抵押物的价款,标的物交付后十日内办理抵押登记的,该抵押权人优先于抵押物买受人的其他担保物权人受偿,但是留置权人除外。

      第四百零四条 以动产抵押的,不得对抗正常经营活动中已支付合理价款并取得抵押财产的买受人。

      第四百一十一条 依据本法第三百九十六条规定设定抵押的,抵押财产自下列情形之一发生时确定:(1)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债权未实现;(2)抵押人被宣告破产或者解散清算;(3)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4)严重影响债权实现的其他情形。

      (二)《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二编物权第四分编担保物权第十八章质权中的有关条文:

      第四百二十五条 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动产出质给债权人占有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质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出质人,债权人为质权人,交付的动产为质押财产。

      第四百四十条第三项: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权利可以出质: (三)仓单、提单;

      第四百四十五条 以应收账款出质的,质权自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

      应收账款出质后,不得转让,但是经出质人与质权人协商同意的除外。出质人转让应收账款所得的价款,应当向质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

      (三)《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编合同第二分编典型合同第九章买卖合同中的有关条文:

     第六百四十一条 当事人可以在买卖合同中约定买受人未履行支付价款或者其他义务的,标的物的所有权属于出卖人。出卖人对标的物保留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第六百四十二条 当事人约定出卖人保留合同标的物的所有权,在标的物所有权转移前,买受人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出卖人损害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出卖人有权取回标的物:(1)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支付;(2)未按照约定完成特定条件;(3)将标的物出卖、出质或者作出其他不当处分。出卖人可以与买受人协商取回标的物;协商不成的,可以参照适用担保物权的实现程序。取回的标的物价值明显减少的,出卖人有权请求买受人赔偿损失。

      第六百四十三条 出卖人依据前条第一款的规定取回标的物后,买受人在双方约定或者出卖人指定的合理回赎期限内,消除出卖人取回标的物的事由的,可以请求回赎标的物。

买受人在回赎期限内没有回赎标的物,出卖人可以以合理价格出卖标的物,出卖所得价款扣除原买受人未支付的价款及必要费用后仍有剩余的,应当返还原买受人;不足部分由原买受人清偿。

      (四)《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编合同第二分编典型合同第第十五章融资租赁合同中的有关条文:

      第七百四十五条 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第七百四十六条 融资租赁合同的租金,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应当根据购买租赁物的大部分或者全部成本以及出租人的合理利润确定。

      第七百五十二条 承租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请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

      第七百五十三条 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将租赁物转让、抵押、质押、投资入股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的,出租人可以解除融资租赁合同。

      第七百五十六条 融资租赁合同因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后意外毁损、灭失等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原因解除的,出租人可以请求承租人按照租赁物折旧情况给予补偿。

      第七百五十七条 出租人和承租人可以约定租赁期间届满租赁物的归属。对租赁物的归属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据本法第五百一十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租赁物的所有权归出租人。

      第七百五十九条 当事人约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仅需向出租人支付象征性价款的,视为约定的租金义务履行完毕后租赁物的所有权归承租人。

      第七百六十条 融资租赁合同无效,当事人就该情形下租赁物的归属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租赁物应当返还出租人。但是,因承租人原因致使合同无效,出租人不请求返还或者返还后会显著降低租赁物效用的,租赁物的所有权归承租人,由承租人给予出租人合理补偿。

      (五)《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编合同第二分编典型合同第第十六章保理合同中的有关条文:

      第七百六十一条 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第七百六十六条 当事人约定有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可以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款本息或者回购应收账款债权,也可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在扣除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后有剩余的,剩余部分应当返还给应收账款债权人。

      第七百六十七条 当事人约定无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应当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保理人取得超过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部分,无需向应收账款债权人返还。

      第七百六十八条 应收账款债权人就同一应收账款订立多个保理合同,致使多个保理人主张权利的,已登记的先于未登记的受偿;均已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受偿;均未登记的,由最先到达应收账款债务人的转让通知中载明的保理人受偿;既未登记也未通知的,按照应收账款比例清偿。

二、有关法律条文之间形成的法律制度体系

      以上《中国民法典草案》中与“以存货(仓单)为基础资产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体系”,以制度体系之间的相关联紧密程度,可以划分为两个方面、五个制度体系:

      第一个方面:实物担保方面

      一是核心制度体系。“以存货(仓单)为基础资产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体系”的核心内容,即以《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百九十六条为内容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制度。前述第三百九十六条之外的上述所有条文,都是围绕着第三百九十六条展开的。第三百九十六条是关于动产浮动抵押概念的规范,该条规定:企业、个体工商户、农业生产经营者可以将现有的以及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抵押财产确定时的动产优先受偿。其中的“现有的以及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这些列举的抵押物,即我们今天的主题词“存货”。美国《统一商法典》给出的关于“存货”的定义是:存货是指农产品之外的,被人持有用以出售、出租之有体物或者依据服务合同即将提供之有体物,以及出租人已出租之有体动产或依服务合同已提供之有体动产。存货包括原材料、制造中的产品,在经营中使用或者消耗的材料。我国自《物权法》开始,在担保物权制度中增加了浮动抵押制度,这一制度在《中国民法典草案》中得到了承袭,但我国担保物权立法中一直没有使用“存货”这一在国外动产担保物权法律制度中定型了的法律概念。而是以描述的方式对国外立法中使用的“存货”概念的对象,进行了圈定,此即“现有的以及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从国外关于“存货”的定义来看,“存货”一词不包括农产品,但我国关于浮动抵押概念中关于浮动抵押权的主体部分列举了个体工商户、农业生产经营者,这是否隐含了在我国“存货”一词包括了农产品?不无疑问。从法律的文义解释来看,当然是包括农产品的。

      以对存货的占有设立的担保物权即动产质权,可以适用《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二十五条 。

      二是第一层外围制度体系。这一制度体系包括两项:一项是购置款抵押权及其超级优先受偿次序地位规则,即《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一十六条动产抵押担保的主债权是抵押物的价款,标的物交付后十日内办理抵押登记的,该抵押权人优先于抵押物买受人的其他担保物权人受偿,但是留置权人除外:另一项是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不受追及规则,即《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零四条以动产抵押的,不得对抗正常经营活动中已支付合理价款并取得抵押财产的买受人。

      从《中国民法典草案》的立法文本来看,已经看不出该条规范作为浮动抵押权概念规范第一外层制度体系的关系了。但在《物权法》中,立法虽没有规定“购置款抵押权”制度而形成了法律漏洞之立法缺陷,但在规定“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规则时,以明确的法律文本表述了浮动抵押制度与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不受追及规则的关联度,即《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抵押的,不得对抗正常经营活动中已支付合理价款并取得抵押财产的买受人。而该条表述中提到的第一百八十一条,即我们这里所说的以存货为基础资产形成的担保物权法律体系的核心内容,即《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百九十六条关于浮动抵押权的概念的规范。所以,在《物权法》中,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不受追及规则适用的制度环境,即浮动抵押制度,是我们今天所讨论的存货抵押制度之一种。因为,存货抵押权分为特定存货抵押和浮动存货抵押。

      此次中国民法典编纂,对于《物权法》中没有规定的购置款抵押权制度予以增补。《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一十六条规定的购置款抵押权,从文字上看与第三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浮动抵押权制度没有任何关系,但其实,两者之间有着密切关系:第四百一十六条关于“该抵押权人优先于抵押物买受人的其他担保物权人受偿”中的“其他担保物权”主要是指浮动抵押权。因为只有先期存在登记公示的浮动抵押权的情况下,设立并经公示的购置款抵押权才有机会与浮动抵押权相遇对抗,才有必要使用该条规定的优先次序规则的必要。因为关于同一抵押物上的数个抵押权之间的优先受偿次序一般规则,在《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一十四条有规定。

      此外,浮动抵押是关于未来物上的抵押权,但担保物有一个要求,尽管你可以在设立抵押权的时候抵押物不能特定,但在实现抵押权的时候,抵押物必须要特定。因此,才有了关于浮动抵押财产结晶的特别规定,即《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一十一条关于依据本法第三百九十六条规定设定抵押的,抵押财产得以确定的四种情形:(1)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债权未实现;(2)抵押人被宣告破产或者解散清算;(3)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4)严重影响债权实现的其他情形。

      所以,紧紧围绕着浮动抵押制度,就有了浮动抵押财产之前的财产上的购置款抵押权与浮动抵押权之间;浮动抵押物经出售后形成的浮动抵押权与买受人所有权之间的优先次序规则;以及关于浮动抵押财产得以特定的情形规则。这就是我们上面说的第一层外围制度圈。

      第二个方面:价值担保

      第二层外围制度体系,即以存货出售形成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形式表达仓单为担保物。

      对于应收账款质押,《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四十五条作出了规定:以应收账款出质的,质权自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应收账款出质后,不得转让,但是经出质人与质权人协商同意的除外。出质人转让应收账款所得的价款,应当向质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对于仓单质押,《中国民法典草案》第四百四十条 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权利可以出质: (3)仓单、提单;第一层外围制度体系,涉及的购置款抵押权和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不受追及规则,都是与浮动抵押权处于同一制度体系的规则,即都处于一般抵押权中。

      第二层外围制度体系,涉及的事浮动抵押财产的价值变形或者形式变形,在法律制度体系上,处于质权一章的权利质权一节。以存货的价值变形和形式变形作为担保物,扩展了担保物品的范围,衍生出了新的融资渠道。

      第三层外围制度体系:是指这些制度在制度内容上完全等值于购置款抵押权制度,但其所处的制度位置,却不在担保物权制度中,而是处于合同法制度中。这些制度包括合同法买卖合同中的保留所有权制度,合同法融资租赁制度中出租人对出租物的所有权制度,以及保理制度。不论是所有权保留制度融资租赁制度,出售人或者出租人保留的所有权,都是为担保价款支付债权实现的,都是担保物权制度,且都是购置款抵押权制度;而保留制度则与应收账款质押制度有内在一致性。所以,在美国《统一商法典》中,购置款抵押权制度本身就囊括了我国合同法中的所有权保留制度、融资租赁制度。但在我国现有立法模式下,我们就可以将存在于合同法中的所有权保留制度、融资租赁制度和保留制度等,作为以存货融资为核心内容的第三层外围制度圈。

      第四层外围制度体系。基于表述的简便,我们在前述内容中并没有陈列出以存货融资为核心内容的第三层外围制度圈,包括了除前述内容之外的关于抵押权的全部制度内容。因为浮动抵押制度处于一般抵押权一节,其虽不同于典型的一般抵押权,但其也是被作为一般抵押权的一种存在,与集合抵押、未来物抵押等,包括了一般抵押权的再分类类型。所以,我国现有立法中关于一般抵押权的其他规范,都可以作为浮动抵押权的第三层外围制度圈。

      关于前述所列《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二编物权第四分编担保物权第十八章质权第一节第四百二十五条关于动产质权的概念,是想在这里特别表达对实务中出现的所谓的“动态质押”的看法。动态质押这个概念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是一个实践中约定俗成的观念,是指在设立了浮动抵押权并经登记公示之后,为了监管浮动抵押物的处分和处分资金回笼,浮动抵押权人派遣自己一方的人员或者委托其他专业机构人员,对浮动抵押财产实施处分监管。此举在形式上有如法定担保物权类型动产质押,只不过一般的动产质押,质押物不能处分,所以,为了区分,使用了动态质押,意思是可以在质押期间处分质押物。

      基于对动产质权和权利质权对一般抵押权制度可准用性,此处不再罗列动产质权和权利质权的一般规则。

三、对有关法律条文及法律制度体系的理解

(一)存货担保

      在存货上设立的担保物权,有两种类型:特定存货上的担保,也就是集合物抵押;非特定存货的担保,也就是浮动抵押。关于集合抵押,《中国民法典草案》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抵押人可以将前款所列财产一并抵押。集合抵押,是数个特定物上数个抵押权的集合,而不是一个物上的一个抵押权。关于浮动抵押,其实质是未来物上的抵押权。其典型的情形是如百货公司,其库存中不断的进货,又同步不断的售货,如果以其库存即现有的以及将有的存货抵押,则此存货之抵押物就一直不断地流进与流出。流进的自动成了浮动抵押财产,流出的溢出浮动抵押财产。由此就形成了浮动抵押权与购置款抵押权以及买受人所有权之间的优先受偿次序规则。但买受人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受追及,在当事人约定浮动抵押权存续期间浮动抵押人不得处分浮动抵押物,以及在买受人对此约定内容知情的情况下,买受人的所有权不能优先于浮动抵押权。

      存货在抵押期间通常可以出售,由此得以形成应收账款,应收债权作为一般债权,可以出质,形成权利质权。

      存货抵押是实物抵押,不论是在设定的抵押权时候,还是在实现抵押权的时候,都是对实物的授受或处分,因此需要对实物本身的交易所需要的属性方面逐一甄别。这就大大延缓了交易的效率并提升了交易的成本。为了便于存货的提取和交易,出现了仓单制度。

      在技术条件足够的情况下,存货可以做成仓单,仓单即存货的票证表达方式,拥有仓单即拥有存货,拥有仓单即可以提取存货。因此,可以将仓单作为担保物融资,即仓单抵押。借助于担保物权统一登记公示系统,得以确保仓单抵押的交易安全。

      同时,基于对所有权保留、融资租赁和保留等的购置款抵押权属性认知,可以把法律生活实践中的上述担保交易,纳入到担保物权制度中接受调整,纳入到担保物权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中予以公示,确保交易安全。

(二)关于仓单

      仓单(Warehouse receipt)是保管人收到仓储物后给存货人开付的提取仓储物的凭证。仓单除作为已收取仓储物的凭证和提取仓储物的凭证外,还可以通过背书,转让仓单项下货物的所有权,或者用于出质。存货人在仓单上背书并经保管人签字或者盖章,转让仓单始生效力。存货人以仓单出质应当与质权人签订质押合同,在仓单上背书并经保管人签字或者盖章,将仓单交付质权人后,质押权始生效力。所以仓单质押具有广阔的前景。

      仓单质押是以仓单为标的物而成立的一种质权。仓单质押作为一种新型的服务项目,为仓储企业拓展服务项目,开展多种经营提供了广阔的舞台,特别是在传统仓储企业向现代物流企业转型的过程中,仓单质押作为一种新型的业务应该得到广泛应用。

      仓单质押在国外已经成为企业与银行融通资金的重要手段,也是仓储业增值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仓单质押作为一项新兴的服务项目,在现实中没有任何经验可言,同时由于仓单质押业务涉及法律、管理体制、信息安全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可能产生不少风险及纠纷,如果仓储企业能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并能够有效的防范以上风险,相信仓单质押业务会大有所为。

      关于仓单质押的性质,即仓单质押为动产质押还是权利质押,学术上有不同的看法。

      日本通说认为,仓单系表彰其所代表物品的物权证券,占有仓单与占有物品有同一的效力,因而仓单质押属于动产质权。我国法律上的仓单质押在性质上应为权利质押。首先,从我国《担保法》的规定看,仓单质押是规定在权利质押中的。我国《担保法》第75条规定:下列权利可以质押:(1)汇票、支票、本票、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由此可见,仓单质押应为权利质押之一种。其次,如果认定仓单质押为动产质押,则说明仓单质押的标的物为动产。但是,仓单是一种特殊的物,并不是动产,而是设定并证明持券人有权取得一定财产权利的书面凭证,是代表仓储物所有权的有价证券。仓单质押的标的物为仓单,仓单是物权证券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合法拥有仓单即意味着拥有仓储物的所有权。也正因如此,转移仓单也就意味着转移了仓储物的所有权。同时,由于仓单为文义证券,仓单上所记载的权利义务与仓单是合为一体的。从最纯粹的意义上讲,仓单本身只不过为一张纸而已,无论对谁来讲均无任何意义,有意义的是记载其上的财产权利,故而仓单质押在性质上不能认定为动产质押。再次,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质押分为动产质押和权利质押两种,此二种质押担保方式的区分标准在于标的物的不同。仓单质押作为一种质押担保方式,我们认为其在性质上为权利质押,最为关键的是仓单作为仓单质押的标的物,其本身隐含着一项权利-仓单持有人对于仓储物的返还请求权,由此,仓单设质可以“使商品之担保利用及标的物本身之利用得以并行。”由是观之,可以说,仓单质押的标的物为仓单,但实际上该仓单质押存在于对仓储物的返还请求权上。如果否认了这一点,则在质权人实行质权时便无权向仓储物的保管人提示仓单请求提取仓储物,而只能将仓单返还给出质人,由出质人从保管人处提取仓储物,然后为债务的清偿。这样一来,设定仓单质押也就形同虚设,无任何意义而言。最后,根据我国《合同法》第387条的规定,出质人背书并经保管人签字或盖章,可以转让提取仓储物的权利。由此可知,在仓单质押中,提取仓储物的权利是仓单质押的标的权利。从这种意义上说,仓单质押在性质上应为权利质押而不能为动产质押。

请关注
了解"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
请关注
用户评论
版权所有:中仓协仓单信息登记服务平台 京ICP备16010860号-2